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气大了

第三百二十五章 气大了

  “臭小子,既然你跟这个丫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事已经成完了,我看过两天,你就跟我一块去洪家军营里训练吧,别再一直这样子拖拖拉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成什么男人了。”这个时候,洪王爷毫无人性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在这个温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堂厅里响了起来。

  “郝仁,你这个小子居然要去洪家军营里,你这件事情有没有跟小庭丫头说啊?”苏天一听洪王爷这句话,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,一脸不满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郝仁问。

  在苏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里,虽然张庭没有拜他为师,不过在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里,他却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把张庭当成了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徒弟一般对待了,现在这个郝仁要去洪家军营里,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个郝仁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小庭不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以后要守寡了吗。

  郝仁看到苏天那经一脸对自己不满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,郝仁看了一眼张庭,轻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回了大伙一句,“这件事情小庭已经知道了,在我们两个还没有成亲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我们就已经商量好这件事情了。”

  “胡闹,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胡闹了,小庭丫头,这件事情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像郝仁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样,你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早就知道郝

  仁要去洪家军营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吗?”苏天气呼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张庭部。

  张庭感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苏天说,“苏老头,我知道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了我好,不过这件事情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能怪郝仁,这件事情他一早就跟我说过了,我也已经答应过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会让他去洪军营里那边。”

  “丫头啊,你怎么这么糊涂啊,洪家军营里虽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个厉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地方,不过你知道吗,去了那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可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要拿命去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呀,难道你不担心郝仁付出了那里,会有什么意外吗?”虽然他也不想把话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难听,不过有些事情,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不想说就不会发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“我知道,苏老头,我知道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了我好,你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些我也曾想过,不过如果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因为这些未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我就要阻止他去做他想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我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做不到。”张庭看着苏天讲。

  “丫头,有时候我看你挺聪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不过在这件事情上,我觉着你太笨了,你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笨了。”丢下这句话,苏天站起身,头也不回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离开了这间堂厅里。

  大伙都让苏天这个举动给弄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知所措,张庭朝苏天离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影喊了道,“苏老头,你去哪里,你不吃午饭了?”

  “不吃了,我现在气都被你气饱了,还吃什么午饭呀,不吃了。”外面传来苏天气呼呼回答张庭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。

  张庭笑了笑,凭刚才苏天回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句话,她就听出来了,这个苏天现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怒火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严重,看来一定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她刚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解释让这个苏老天听了一点进去。

  “好了,大伙不用管苏老头了,我们先吃饭吧,等会儿我会亲自去跟他解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张庭看着愣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伙解释道。

  “哎呀,太好了,苏老头不在这里,今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果子酒我就可以多喝几杯了。”刘老夫子率先出声说话道。

  有了刘老夫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第一个开口,接下来又有其人开口,不一会儿,原本变得安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堂厅里顿时又传来了大人说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欢笑声,重新把郝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堂厅气氛给弄了起来。

  等大伙都吃起饭之后,郝仁恰疽脚〉奔摇磕无声息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走到张庭身边,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,小庭,我好像给你惹祸了。”

  张庭回过头看了他一眼,看他一脸自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,握了握他手,“没事,这件事情等会儿我会去好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跟苏老头解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他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听完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解释了,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生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气了,不过你也别生苏老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气,他之所以这么反对你去洪家军营里,他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了我好。”

  郝仁恰疽脚〉奔摇酷轻点了下头,回握着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说,“我知道苏老头之所以这么反对我进洪军营里,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怕我出事,怕你早早就没了男人,他担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我都明白,其实我还要好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谢谢他,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很关心你,小庭,苏老头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把你当成他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人一样疼。”

  “嗯,算了,你先陪着大伙一块吃饭吧,我先去苏老头过来吃饭。”想到这个老头子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了关心自己才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跑出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张庭实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狠不下心来把他给扔在一边不叫他进来吃饭。

  郝全拉住了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和臂,看着她说,“你先坐下来吃饭吧,我去找苏老前辈。”

  昨天晚上自己折腾了她这么久,现在又半天没吃饭了,她现在肚子里一定饿坏了。

  张庭看了他一眼,望到了他眼里闪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执着眼神,张庭改了个口,答应道,“那好吧,你去找他进来吃饭,跟他说,他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再不进来,今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果子酒就不给他喝了。”

  郝仁听到这里,低头一笑,看着张庭说,“小庭,我敢保证,等会儿苏老前辈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听了你这句话,他一定会马上跑进来吃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在家里,谁不知道苏天最大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爱好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喝郝家这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果子酒了,这郝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果子酒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苏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另一条命啊。

  甚至,那果子酒比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命还要重要都说不定。

  等郝仁从堂厅里出来找苏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院子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条树下找到坐在那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苏天,“苏天前辈,我可以坐在跟你聊一下吗?”郝仁站在苏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后,语气真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他问。

  苏天听到身后传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,哼了哼,不过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回了一句,“想坐就坐吧,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心来找我说话了。”

  郝仁听完他这句话,嘴角上划过一抹无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,现在在苏老前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面前,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说多错多,做多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错多。

  “苏老前辈,我也知道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心疼小庭,小庭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娘子,我心里比你更疼她,我去洪军营里其实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原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郝仁坐在苏天面前,语气无比真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他解释。

  苏天听到这里,再次朝郝仁用力哼了一声,“臭小子,你这样子拿命去外面拼博,还有可能会随时没命,你却跟我说摹疽脚〉奔摇裤也疼小庭那个丫头,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欺负我这个苏老头年纪老了,脑子不活了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?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澳门足球  188小相公  六合网  六合法师  伟德重生  彩客网行  大小球天影  澳门足球记  伟德大主宰  bwin体育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