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四百三十三章 哪都疼!

第四百三十三章 哪都疼!

  ?说到这里,洪王妃这才发觉自己刚才说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语气好像有点太过分了,洪王妃脸上转过好几回脸色,这次说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语气终于有所缓和了,“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说,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当他妻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他不会喝酒,你应该劝一下他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啊,你看看他,醉成这个样子,等会儿受苦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还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吗?”

  张庭扯了扯嘴角,“我知道,他喝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我也有劝过他,他那时候太高兴了,我怎么劝也没劝住,下次我会注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,王妃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没有什么事情,就让郝仁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,王妃有什么事情想跟他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可能要等他清醒过来才能说了。”

  洪王妃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,眼里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心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眼神,这个孩子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醉,酒醒了一定会头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叹了口气,洪王妃抬起头,往张庭这边张了张嘴,最后叹了口气,“你辛苦一点了,我看他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轻,等会儿给他喝多一点醒酒汤吧。”

  走到一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王妃突然又停下脚步,转过头朝张庭这边看过来,“小庭,刚才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故意对你这么大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你别生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气。”

  张庭扯了扯嘴角,笑了一笑,“怎么会呢,洪王妃慢走。”

  洪王妃看了一眼张庭,又一叹气,转身离开了这间房。

  张庭等人家一走,立即转过身,用力在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臂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掐了下,“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,叫你不要喝这么多酒,你偏不听,你倒好了,喝醉了酒,什么都不知道,把什么事情都丢到了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上,你可真够可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这时,床上躺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大概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感觉到了自己手臂上疼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转了一个身,嘴里嚷嚷了一句,“别掐我,好疼啊,继续喝,继续喝酒。”

  张庭听到他这句话,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更加想在他手臂上多掐几下,“还喝,喝死你算了。”

  最后,床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估计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醉死了,接下来无论张庭怎么掐,这个男人都没闹出一点动静,整个人就像一头猪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呼呼大睡。

  张庭叹了口气,伸手捏了他鼻子,嘴角含着无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,“我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欠了你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这一下午,醉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除了在张庭给他喂醒酒汤时醒过来一次外,接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间里,他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安安静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睡在床上。

  这一睡,直接到傍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才起来。

  躺在床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睁开眼睛,入进他眼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片漆黑。

  “小庭..。”郝仁在房间里喊了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名字好几次。

  最后房间里回应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安静。

  一站起身,郝仁只觉着自己不仅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脑袋疼,手臂也疼。

  “嘶,怎么会这样,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喝醉酒了吗,怎么会手臂也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行。”郝仁一只手撑着自己额头,一个人自言自语。

  这个时候,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,“吱呀”一声,一道亮光闯入进了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视线当中。

  “小庭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吗?”郝仁对着那道亮光喊了一句。

  亮光往他这边越来越近,直到亮光停在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面前,郝仁这才看清楚眼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。

  “小庭,你可来了,我头脑疼,还有手臂也疼,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喝醉酒了吗,怎么会手臂也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郝仁露出一双不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目光往张庭这边望过来。

  张庭先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眼里闪过心虚,坐在他身边,“可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哪里磕到哪里碰到了吧,你头怎么样,还疼不疼啊”

  张庭赶紧换了一个话题。

  郝仁揉了揉自己两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太阳穴,轻轻点了下头,“疼啊,疼死我了,现在我才知道原来醉酒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让人这么难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“活该,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喝醉,给,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解头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喝完这些,你这头疼应该会好受一点了。”张庭递给了他一碗黑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药水。

  郝仁闻着这碗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黑药水,眉头紧皱,“小庭,这药我可不可不喝啊?”

  “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以了,只要你不怕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头更疼就行了。”张庭把手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药塞到了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上,一幅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喝下去。

  迫于压力,郝仁只好捏着自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鼻子把这碗黑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药给吃进了肚子里。

  “好苦。”吃完,郝仁皱紧着眉头说了这句。

  张庭把他手上空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碗给接了过来,“活该,谁叫你不听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劝,硬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跟那两个人喝了这么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酒。”

  郝仁松开紧紧皱成一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俊脸,脸上划过讨好表情,“小庭,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时太高兴了,喝多了吗,下次我不会了。”

  “醒来了就去洗把脸,在你醉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段时间里,洪王妃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派了人来了好几次问你醒没醒呢?”张庭站起身,对着床上躺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讲。

  这半天,张庭已经记不清洪王妃到底派了人来过几次了,就好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怕她这个当妻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会虐待郝仁这个当相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般。

  “知道了,我马上就弄好。”郝仁立即从床上爬起来,也不知道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因为刚才喝了张庭端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药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怎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现在郝仁感觉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头已经没有刚才那痛了。

  郝仁花了一点时间把自己洗漱好,牵着妻子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,带着三个孩子前往东侧王爷夫妇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静心园走了过去。

  “听你洪姨说摹疽脚〉奔摇裤今天喝醉酒了,你跟谁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?”郝仁一进来,坐在饭桌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王爷就问了郝仁这件事情。

  就因为这个小子喝醉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他家夫人担心一整个下午了。

  郝仁挑了挑眉,他怎么听着这个洪王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问话,好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逼问他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“难道我在这个京城里就不能有熟识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朋友吗?”郝仁没好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回了一句过去。

  洪王爷一怔,脸色慢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变红。

  就在这时,洪王妃开口打破了这个即将要来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暴风雨,“小仁,你别误会,你洪叔没有其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意思,他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关心你,他怕你在这个京城里被人骗。”

  “我郝仁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那种三岁小孩,没有人可以欺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我。”郝仁看了他们夫妻俩一眼,语气比刚才缓和了不少。

  张庭看了他们一家三口,摇了摇头,对着郝仁开口说了一句,“吃饭吧,再说下去,这饭菜就要凉了。”

  妻子说话,郝仁当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听了。

  “可以吃饭了吗?”郝仁看着洪王爷夫妇问。

  洪王妃赶紧开口,“可以吃了,可以吃了,吃吧。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超越故事网  江苏快三  恒达娱乐  黄大仙开奖  蜡笔小说  好彩网帝  飞艇  竞猜网  必赢相师  188体育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