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这么热情!

第四百三十五章 这么热情!

  ?好不容易才从这个静心园里出来,张庭都不知道自己在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路上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嗝了。

  “怎么样,现在肚子还不舒服吗?”这一路上来,郝仁不知道在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面前问了这句话多少回了,看着她打嗝那难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,让他看着心疼。

  张庭一只手拍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胸口,一脸难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,对着满脸关心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恰疽脚〉奔摇酷轻摇了下头,“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一点。”

  “你也没吃多少啊,怎么人一直打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郝仁一脸不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张庭。

  张庭投了一道白眼给他,“你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让一个平时对你不热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一直招呼着,你会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好吗,我这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吃饱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被吓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你懂不懂。”

  “小庭,你这也太没胆了吧,她只不过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对你热络了一点而已,至于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吗,你太胆小了。”郝仁一脸哭笑不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摸着张庭脑袋,眼里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笑意。

  张庭看到他眼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光芒,用力哼了一声,“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碰上这种事情,我想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不比我好多少。”

  说到这里,张庭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好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。

  看着抱着两个已经睡着孩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男人,张庭背着郝贵,加快了一点脚步,站在他身边,用胳膊轻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撞了下他手臂,“郝仁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跟他们两个到底聊了些什么啊,怎么今天晚上洪王妃对我这么热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“你猜猜我们三个在那里聊了什么,小庭没看出来今天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情很好吗?”郝仁一脸神秘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模样朝张庭眨了下眼睛。

  张庭一怔,随即眼睛变得一亮,瞪大着眼珠子看着郝仁,“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意思是【医女小当家】,你已经叫过他们爹和娘了。”

  郝仁脸微微一红,不好意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朝张庭轻轻点了下头。

  “他们当时一直逼着讲这件事情,我一时没忍不住,心一软,就叫他们一声。”想到那个时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画面,郝仁现在想想,心里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点别扭。

  那个时候,洪王妃一听到他喊她娘,她激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跑到他身边,把他给抱住,嘴里一直喊着他儿子。

  “不过你叫了也没什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他们确实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生父母,你叫他们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应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张庭轻轻点了下头,一脸理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。

  突然,张庭脸上闪过一抹为难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,再次拉了拉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臂,“你都叫他们爹和娘了,那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也要开始叫他们爹和娘了呀?”

  郝仁回过头看了张庭,见她脸上一脸为难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模样。

  郝仁想起了这段日子以来他那个娘亲对小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百般为难,他也理解,这个时候要小庭开口叫娘,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。

  “你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叫不出来就先不叫了,等哪天你心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别扭感没了,你再叫也行。”

  因为两只手抱着两个小孩子,郝仁现在抽不出手来握她手,只能语气温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对着张庭说。

  张庭一脸感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朝郝仁这边望了一眼,“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懂我,其实叫洪王爷还行,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叫洪王妃,我还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叫不太出口,这些日子,她对我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事情,虽然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大奸大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事情,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也让我心里不好受,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对我所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事情,所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话呢。”

  说到这里,张庭吐了一舌头,一脸娇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模样,小心翼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向郝仁,“郝仁,你会不会觉着我这个当妻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个小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女人啊。”

  郝仁抿嘴一笑,对着张庭轻轻摇了下头,“哪里会,我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妻子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个世上最大度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女人了,我知道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为难,放心吧,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站在你这一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她那边,就让我来解决就行了。”

  回到他们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怡竹院里,一家五口洗漱过之后进入了各自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梦乡。

  打从郝仁叫了洪王妃一声娘之后,洪王府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气氛就一直处于高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状态。

  就连张庭也受了洪王妃很热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对待。

  这种气氛一直延续到了好几天才结束。

  洪王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饭厅里,张庭看着眼前有点不太一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王妃,感觉今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王妃跟前几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一个不太一样了,今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一位好像有点闷闷不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,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让什么事情给难着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张庭看了一会儿,伸手轻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推了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肩膀,用无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嘴唇向郝仁问了下。

  郝仁恰疽脚〉奔摇酷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朝张庭摇了摇头。

  就在饭厅气氛让人感觉到有点窒息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,洪王妃终于开口了,“小仁,小庭,你们这几天出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可要小心一点,今天我听管家说,咱们家门口好像有几个陌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在那里看来看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担心他们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做什么坏事情。”

  现在京城里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坏人很多。况且现在京城这边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他们洪王府找到亲儿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了。

  就在洪王妃这句话一落,外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百走了进来,站在饭厅里跟在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回禀了一件事情。

  “王妃,那件事情奴才已经打听清楚了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人想要小仁少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条命,那些人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奉了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命令守在咱们府门口,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趁着小仁少爷出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对小仁少爷不利。”

  “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人居然这么大胆,居然敢要我儿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命。”洪王妃听到这里,蹭一声从她坐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椅子上站起身,一脸气呼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洪百犹豫了一下,讲出了一个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名字,“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二老爷,洪方,听抓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说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二老爷花钱要他们来取小仁少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条命。”

  张庭跟郝仁一听,夫妻俩相视了一眼,二人很快就想起了前两天他们在一间酒楼里听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。

  想不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个洪方找人要人命,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居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“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岂如此理,他自己做错了事情,居然不知悔改,现在还想要我儿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命,太岂如此理了。”洪王妃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把手用力拍着桌面上,美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上顿时露出阴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。

  骂完人,洪王妃看向郝仁这边,“小仁,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,娘会帮你解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他竟然敢要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命,娘就要让他付出代价。”

  不等郝仁回话,洪王妃又看向洪百这边继续吩咐,“洪管家,这件事情你知道怎么做了吧,只要不把他弄死,怎么样都行。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资料彩图  850游戏大全  六合拳华  世界书院  足球吧  减肥方法  大小球天影  彩神  恒达娱乐  365游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