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作风不正!

第四百六十七章 作风不正!

  这一夜,这对夫妻好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要把以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夜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福利都拿回来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这一夜,这个营帐里传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羞人声音。

  差不多到天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这些令人脸红耳羞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才结束。

  第二天。安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营帐里,一束阳光透过帘帐射了进来,照射在刚刚睡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脸上。

  张庭一只手挡了下面前有点刺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阳光。

  侧头瞧了一睛身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个位置。

  上面空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外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也平时少了好多。

  张庭心里微微一酸,转过身,把郝仁睡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枕头给抱了过来,抱在怀里,低着闻着他留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熟悉味道。

  起了床,做了一顿简单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早饭吃完。

  外面就有人来找。

  来找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位看起来十五六岁左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男孩子。

  “张庭大夫,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奉了我们队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命令来送张庭大夫回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这个男孩子笑起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嘴角边那处有两颗可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虎牙。

  张庭看了一眼这个男孩子,问了一句,“你叫什么名字,你们队长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时候离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?”

  男孩子站直着身子,大声回答,“回张庭大夫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我叫小虎,我家队长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天刚亮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离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张庭听完,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安静了一会儿。

  小虎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有点心慌时,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再次响起,“我知道了,你说摹疽脚〉奔摇裤们队长让你来送我回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?”

  小虎再次用力回答,“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张庭大夫,我家队长吩咐,叫我一定要把张庭大夫送回家里,没送回来,我不准回去。”

  张庭听完他这句话,抿嘴一笑,这句话倒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那个家伙会说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会儿,我把这里收拾一下,我很快出来。”

  小虎应了一声是【医女小当家】,转身离开这间营帐里。

  这位叫小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一走,营帐里顿时又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
  一个人坐在这间营帐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打量着自己在这里住了不少日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营帐。

  虽说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个营帐,但对她来说,这个地方早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家了。

  现在要离开了,她心里还真有点舍不得。

  带着不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,张庭收拾了好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包袱。

  踏上了回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路程。

  这位叫小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少年把张庭一送回郝家村之后,就打算要离开了。

  “小虎,你不进来喝杯茶吗?谢谢你送了我回来,要不然,你留下来吃顿便饭吧。”张庭感激人家这么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送自己回来,叫住了他要离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影。

  小虎摇了摇头,露出两颗可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虎牙,“不用了,张庭大夫,我现在还要去追队长他们呢,就不喝了,那张庭大夫,小虎就先走了。”

  张庭见这个少年一心想着要追上郝仁他们,也不好继续劝人家留下来吃饭,只好点头同决让人家离开。

  关于张庭为什么回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邓老夫人跟贾老爷子也都知道原因了。

  “你也别怪小仁,他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了你好,这打仗就危险了,求老天爷保佑在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仁他们一定要平平安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才好啊。”邓老夫人双手合十,在院子里朝天空拜了几下。

  贾老爷子看着从回来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,上前拍了拍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肩膀,”丫头,你也别太担心了,小仁那个家伙,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看他额头高,一定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个长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张庭回过头朝贾老爷子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,“老头,谢谢你,放心吧,我相信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他一定会好好保护他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“这样才对,这样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认识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张庭吗,丫头,振作起来,你看看这个家,它还需要你来打理它们呢。”贾老爷子笑眯眯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望着张庭。

  张庭在家里担心了好几天之后,就把郝仁上战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给压在心底,只有在晚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才会偶尔想一下。

  这件事情也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太过没心了,实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家里又发生了一些事情,让她都没时间去想郝仁那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了。

  郝家大厅里。

  郝青山,王二娃二人坐在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面前,两人脸上都带着紧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,目光盯在一直没有说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身上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。

  王二娃实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忍不住了,率先开口问了一句,“小庭,你快点想个办法吧,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再不想个办法,我们在城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生意就要让叶家那一家人给毁了。”

  张庭放在桌上轻轻敲着桌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指停了下来。

  清眸终于抬头看向他们两个。

  “青山大哥,二娃,你们刚才说叶家在鼓动城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商家不准把那些铺子粗给我们卖鸡精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?”

  郝青山跟王大娃用力点了下。

  王二娃一只手用力抓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头发,“可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吗,也不知道那个叶家到底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发什么疯,我们跟他们叶府也没什么大仇,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啊,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过可恶了。”

  张庭嘴角挑了挑,看了一眼他们两个,“人家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无缘无故对付我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人家有理由对付我们。”

  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她没有想到这个叶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千金居然想到了这么一个愚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办法来对付自己。

  郝青山跟王二娃听完张庭这句莫名期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二人一同朝张庭这边射了过来。

  张庭看他们看过来,也不打算隐瞒那件事情了,朝他们两个笑了笑,“事情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样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上次我跟郝仁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回过一次吗,那个时候,郝大山也来过我们家里一趟。”

  “哦,那件事情啊,那件事情我们还记得,怎么了,这个叶家小姐跟你们大伯还有什么关系吗?”郝青山一脸不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张庭。

  “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好大伯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叶家那边当着管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人家那次过来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让郝仁停了我这个妻子,把叶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姑娘给娶回来呢。”

  说到这件事情,现在张庭嘴角上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会忍不住露出鄙视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。

  郝青山跟王二娃听完张庭这句话,两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上都露出很气愤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。

  “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人啊,自己做风不正就算了,居然还想要郝仁也跟着他这样子做,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要脸。”郝青山一只手用力锤了下他面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桌子,咬牙切齿。

  张庭一挑眉,看向郝青山,“青山大哥,你刚才说郝大山作风不正,这到底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怎么回事?他在城里做了什么不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吗?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188小相公  足球作文  择天记  足球封天  黄大仙  188小相公  竞猜网  足球吧  365信息网  伟德机械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