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丢脸死人了!

第四百八十三章 丢脸死人了!

  ?“两位客官想吃些什么?我们这里有白粥和菜粥,不知两位想吃哪样?”黄山子一脸客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跟坐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和王二娃介绍着。

  张庭听到粥,再闻闻其他人铺子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,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些炸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香味直飘,难道人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摊子上这么红火,这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就这么冷清。

  “那个先来两碗菜粥吧。”张庭跟这黄山子要了两碗菜粥。

  等黄山子一走,张庭拉了拉一直低着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,笑出了声。

  王二娃听到张庭笑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,抬起头一脸埋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看着张庭,“小庭,你笑我干什么呀?我有这么好笑吗?”

  张庭一边笑着一边点头,“好笑啊,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不知道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还以为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个很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男人呢,居然一直低着头。”

  说到这里,张庭目光看向正在招呼这个摊子上唯一两个客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大丫。

  “二娃,二婶给你找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个姑娘长得还蛮不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人长得眉清目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看脾气也不错。”张庭一边打量着在做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大丫,一边跟王二娃说着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法。

  低着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一听张庭这句话,一脸欢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抬起头,“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吗,她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好吗?”

  张庭点了下头,用嘴巴动了下,示意他看过去。“你看呀,一个人性格好不好,只要从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些小细节上就可以看出来。”

  “刚才那对祖孙俩离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那个小孩子差点摔倒,你那个未来儿媳妇用手扶了下,非但没有骂那个小孩子,反而还关心问他有没有磕疼,就凭这个,你这个儿媳妇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个不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王二娃听完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一番解说,心里已经对这个儿媳妇生出了满意。

  就在这时,张庭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两碗菜粥让老板端了过来。

  张庭在黄山子准备离开时,突然开口叫住了人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脚步。“老板,我看老板有点眼熟啊,老板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家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啊?”

  黄山子听到张庭这句问话,停下脚步,一脸好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打量着张庭,“姑娘,你怎么知道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家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啊,我确实是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叫黄山子,不过我瞧着姑娘有点眼生啊,姑娘不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家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啊。”

  张庭笑了笑,“我确实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家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,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家村隔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夫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郝家村。”

  “原来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郝家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啊,听说摹疽脚〉奔摇壳个村子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村民们现在都过得挺不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呀,比我们黄家村要好太多了。”黄山子找了一张凳子坐下来,跟张庭说起了话。

  坐在一边吃着菜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打从张庭跟黄山子说起话来时,他那头就再也没有从碗里面抬起过。

  张庭好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了一眼王二娃这个动作,摇头一下。

  张庭收回目光,看向黄山子,故意介绍了下,“黄老板,我叫张庭,这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弟弟,叫王二娃,我们今天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进城里办点事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这黄老板煮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粥可真香啊。”

  黄山子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男一女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好像他女儿说亲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家人家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郝家村姓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吧,而且那个男人好像也叫王二娃。

  “这位小兄弟,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叫王大海。”黄山子盯着王二娃问。

  正在猛吃着菜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不知道他未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老丈人在向他问话呢,还在那里吃着菜粥。

  张庭见状,整个手撑着自己额头,一脸不好意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朝黄山子笑了笑,赶紧用自敢不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撞了下还在猛吃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,“二娃,你在发什么愣呢,你老丈人在问你话呢。”

  吃着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一听张庭这句提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马上从粥里面抬起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向黄山子。

  站起身,一脸紧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望着他,“是【医女小当家】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,我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叫王大海。”

  “爹,爹好。”这句话一落,王二娃吓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赶紧用手捂着自敢不敢嘴巴,一脸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尴尬。

  张庭听到王二娃这句对黄山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称呼,用手撑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额头往桌上低下来。

  此时她真后悔了,为什么要答应这个王二娃来这里陪她看媳妇,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都让他给丢光了。

  这还没有跟人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闺女成亲呢,就冲人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爹叫爹了,这民太心急了吧。

  就在摊子里处于一种尴尬气氛时,突然一道好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声打破了这个尴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气氛。

  王二娃喘着这道笑声看过去,看到了一张好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,在他看来,这张脸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看过最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了,让他怎么看也看不够。

  女娃见王二娃一直盯着自敢不敢瞧,俏脸上闪过害羞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红晕,低下头,扭到一边去做事了。

  俏佳人把脸扭开了,王二娃眼里闪过一抹可惜。

  这个时候,一道咳嗽声打断了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思想。

  王二娃看过来,脸上一红,不好意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低下头,低声跟身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黄山子小声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。”

  黄山子面无表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盯着他面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。

  坐在他们一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看着黄山子这个样子,心里担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得了。出声替王二娃解释了一下,“那个黄老板,实不相瞒吧,其实我们除了有事情做外,还有一个原因,其实我们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特意来这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低着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抬头看向张庭,心里着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相问她,好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什么把他们来这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目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说出来啊,这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更让人家觉着他们两个不怀好意来这里吗,那他在这家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印象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更加差了。

  王二娃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拼命向张庭使眼色。

  张庭把王二娃射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眼色当作视而不见。

  张庭继续看着黄山子,跟人家解释,“黄老板,这件事情你也不怪我这个弟弟,这件事情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这个当姐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主意,我想帮他看一下他要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媳妇,顺便也让你们看看你这个未来女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人。”

  黄山子瞧了一眼又重新低下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王二娃,眼里闪过满意。

  “这件亲事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两个没意见,我跟她娘自然也不会有意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黄山子看了一眼王二娃,笑着跟张庭讲。

  张庭心里一喜,看来这丈人见女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关算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过关了。

  接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就看这个黄大丫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思了。张庭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王二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面前。

  王二娃一脸不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眼前这个盒子,望向张庭,“小庭,这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…..?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六合助手  六合开奖  7m比分  现金网  365日博  威尼斯人  银河国际  澳门足球记  飞艇聊天群  彩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