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七百四十六章 三胞胎?

第七百四十六章 三胞胎?

  两帮人在半路上遇到。

  洪管家两年多没见,比上次张庭看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要老了好多。

  “老爷,夫人,少爷,少夫人,你们回来了www.shukeba.com。”洪管家上前,恭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对着洪王爷他这几个主人行了一个主仆之礼。

  洪王爷因为抱着跳跳,所以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抬了下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,然后对着洪管家说,“洪管家,咱们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多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老主仆了,这些礼就免了,你快过来看看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孙子,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像不像我?”

  经洪王爷这么一提,洪管家这才注意到他家老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上还抱着一个可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家伙。

  定睛一看。洪管家发现这位小家伙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跟他家老爷有几分相像,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更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像他家少爷。

  “老爷,这,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少爷吧,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可真像王爷。”洪管家一脸和蔼笑容看着洪王爷怀中抱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跳跳。

  洪王爷一听洪管家说这个孙子像他,脸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皱褶都快要笑出来了。

  “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吧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吧,我也觉着这个小子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像我,果然不愧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洪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子孙啊。”洪王爷一脸得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讲道。

  站在他们身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等人听到他这句话,洪王妃直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翻了一个白眼。

  张庭跟郝仁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脸无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。

  洪管家跟洪王爷说完话之后,又看向洪王妃他们这边。

  “咦,还有两位小少爷,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三胞胎?”洪管家看着张庭夫妇手上抱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孩子,眼里闪过一丝好奇。

  张庭笑了笑,跟洪管家说道,“洪管家,这件事情说起来有点话长了,不过我没有生胞胎。”

  洪管家听到这里,脸上露出了一抹明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,打住了了这个话题。

  换了另一个话题,看着他们这几个主子说道,“主子们,快请进屋吧,老奴已经让下人们准备好了吃喝用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了,几位主子在外面赶了路,一定都累了,饿了,渴了吧。”

  “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管家会做事,我们进去吧,在外面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再好,回到家里,心里才觉着踏实啊。”洪王爷抱着小跳跳率先往里面走了进去。

  进了王府,里面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最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吃喝完,大伙就各奔东西,各回各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房间。

  张庭跟郝仁这次回来,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上次来时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间房。

  再次光临这个房间,张庭都有种故地重游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感觉。

  此时,房间里,郝仁跟张庭正一块躺在床上看着这三个睡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家伙们。

  这半个月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相处,张庭对这两个半路带回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孩子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疼爱。

  并且张庭还给他们两个各取了一个名字,一个叫小东,一个叫小北。

  “咦,郝仁,你认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看,小东跟小北看起来年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样大啊?”

  看着看着,张庭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好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件事情。

  那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两个孩子到底谁大谁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问题。

  “我看啊,他们两个应该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差不多大,再大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估计也大了一两个月。”郝仁摸着他光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下巴,像个算命师一样回答张庭。

  张庭斜睨了他一眼,摸着她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下巴,眯了眯眼睛,“我怎么觉着他们两个像一对双胞胎啊!你说他们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啊?”

  “不可能,首先他们两个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就不一样,不过上次我去牢里问那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那个人说这两个孩子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同一个地方找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估计这两人有点关系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关系,估计要等到找到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父母才能确定了。”

  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父母啊?”张庭看着他们两个熟睡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可爱模样,摸了摸他们白白嫩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颊。

  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到底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因为什么原因,才会被人放在城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草丛堆里。

  这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父母干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那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两对太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父母了。

  郝仁顺着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往床上睡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三个孩子看了一眼,深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眸子里闪过疼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光芒。

  “如果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那些当父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把他们两个抛弃了,那他们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可恶了,以后他们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把他们两个从我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边要回去,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太便宜要回去,要让他们尝尝要不回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痛苦滋味。”

  张庭轻轻点了点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头“你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对,到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太容易得回小东根小北。”

  说到这里,张庭抿紧了下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嘴唇,一副有话要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。

  郝仁看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正好看到她这副为难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。

  轻轻一笑,郝仁伸手握住了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,轻语问道,“小庭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话要跟我说?我还以为我们夫妻俩早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无话不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呢,没想到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自己想太好了,这个结果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让我太难过了。”

  张庭一听她这句话,娇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脸上露出着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“哪有,我们夫妻俩当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无话不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,我刚才犹豫了下,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知道等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我要怎么开口跟你说罢了。”

  郝仁笑了笑,抱住了眼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女人,低头亲了下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额头,心里暖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原来在他妻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里,他这个当相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地位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挺大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夫妻俩恩爱了一下之后。

  张庭这才慢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开口“郝仁,你说如果小东跟小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父母一直没有找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我们要不然就把他们两个认做我们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孩子了,你说好不好?”

  问完这句话,张庭一脸小心翼翼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观察着身边男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色。

  郝仁一声不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盯着自己眼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妻子。

  深不见底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眸子里完全没有一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惊讶,似乎对张庭提出这个想法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一点都不吃惊。

  其实早在这两个孩子来到他们这个大家庭时,他就有这个预感了。

  “好不好吗?你说句话啊!你一直一声不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让我感到好紧张啊。”张庭脸色有点着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推了推她身边一直不说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男人。

  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宁愿他说句话,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同意说句话骂骂她也行啊。

  郝仁恰疽脚〉奔摇酷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咳了一声,开口道,“这件事情我随娘子你,娘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

  张庭用力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吐了一口气,一只手拍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胸口,瞪着眼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男人,埋怨道,“你这个家伙,既然都同意了,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啊,我刚才让你这一声不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给吓死了,你知不知道,我让你吓我。”

  越说越气,张庭抬起手往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臂上锤了几下。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锦衣夜行  黄大仙  伟德包装网  am  bet188激光  足球吧  188体育行  好彩客  分分快三  欧冠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