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八百八十三章 霸占家产!

第八百八十三章 霸占家产!

  现在他们两兄弟可以说喝上一两斤都不会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。

  “三哥,六哥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要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刚才七弟我跟六哥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事情,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什么地方让三哥不高兴了,喝了这杯酒,三哥就当原谅我们两个不懂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弟弟www.shukeba.com。”

  战志扫了他们两人一眼,指着他们两人手上端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酒碗说,“既然你们两个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有诚意,那你们把这碗酒喝完了再说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战志眼角里闪过一抹狡黠光芒。

 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他这两个弟弟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点酒都不会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接下来,他倒要看看,他这两个弟弟喝醉了酒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个什么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丑态。

  战锡跟战浩两人听到他们三哥这句催他们喝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两人对望了一眼,彼此眼里都闪过一抹明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。

  兄弟俩大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把自己手上这碗酒给喝了个干净。

  “好酒,郝大哥,咱们这酒好像好好喝啊,不过没上次这么烈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了,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过瘾啊。”战浩喝完酒,笑呵呵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冲着郝仁这边大声说道。

  郝仁嘴角弯了弯,这两个家伙,肚子里在打着什么坏主意,他会不明白吗。

  不过这三皇子确实有点让人讨厌,让他吃点瘪那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活该。

  “这酒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乌国那边给你们两个小战士送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郝仁笑着跟他们两兄弟讲。

  战浩跟战锡一听,两人脸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就跟初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太阳一样,都快战志跟战尊这两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眼睛都给晃瞎了。

  战志跟战尊内心里嫉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发狂,乌国那边居然专门给他们两个毛都才刚长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家伙送来了酒,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个多么大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荣耀啊,就这样居然让他们两个家伙给占了,老天爷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不公平了。

  这时,洪家军营里这边充满着无硝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斗争。

  此时身在郝家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也正面临着这种争斗。

  一大早,郝家这边就来了一个讨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。

  这人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别人,正是【医女小当家】韩书豪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生母亲。

  人家这次过来,打着要把小宝给要回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意思。

  “你们这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主人呢,去哪里去了,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客人,你们这个家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样子对待你们客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吗?”韩老夫人脖子仰着半天高,声音尖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在郝家大厅里大声喊着。

  张庭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正好听到她这道魔音,顿时眉头就紧紧成了一团,一脸不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。

  “夫人,我们不知道这位老夫人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宝少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奶奶,我们也不知道这位老夫人居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来抢小宝少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们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知道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我们一定不会把她给放进咱们家里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小书跟在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后,小脸上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内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。

  因为里面那位人物刚刚好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她放进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张庭朝她摆了下手,“算了,你们也刚来这个家里不久,对于这位韩老夫人,你们不知道也不奇怪,没事了,你们先退下吧,里面那位让我来会会她就行了。”

  在临进大厅里面时,张庭站在门口,深呼吸了好几口气,直到自己浑身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充满了力量,张庭这才迈脚朝里面,笑眯眯迎接里面那位正在咆哮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母老虎。

  “哟,你这个当主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可终于出来了,我还以为你怕了我呢,不敢出来了呢。”韩老夫人看到走进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,一脸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嘲笑和不屑。

  张庭听到她这句话,嘴角轻轻一勾,同样露出不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,“我说韩老夫人,接这句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应该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才对吧,你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应该不敢来我这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吧?”

  “笑话,我不敢来,我现在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来了吗,小宝呢,叫他出来见见我这个当奶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韩老夫人一双凌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眼珠子扫了一眼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后。

  张庭轻笑一声,打断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视线,轻轻说道,“不好意思,小宝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会出来见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劝韩老夫人你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  “不见我,为什么不见我,我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奶奶,现在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姥姥死了,我现在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人了,他难道还想继续呆在这个地方吗,”韩老夫人眼睛一瞪,对着张庭吼道。

  张庭一只手掏了掏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耳朵,“你冲我吼什么,我可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人,还有,谁说小宝没有亲人了,我可不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人吗。”

  “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人,你算他什么亲人,你生他了?”韩老夫人听到张庭这句话,嘴角一撇,一脸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屑。

  张庭回了一笑,慢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反驳道,“我虽然没有生小宝,不过我却养了他,还有,小宝姥姥在临终前,已经把小宝交到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上了,在他没长大前,我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监护人。”

  韩老夫人拧了下眉,“监护人,那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鬼东西?”

  张庭看到人家眼里闪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解,偷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在心里吐了下舌头。

  刚才太生气了,把现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用语都拿出来了。

  “我口中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监护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意思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说,在小宝没长大前,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都由我来管,其他人没有任何过问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权利,你现在知道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意思了吧。”张庭咬着牙,字字加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对着她讲道。

  韩老夫人一怔,随即一脸不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瞪着张庭,“凭什么,我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亲奶奶,你算什么身份,姓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着什么主意,不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私吞了邓家留给小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财产对不对,我告诉你,小宝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韩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孙子,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应该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们韩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才对,与你这个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告诉你,你别做梦了。”

  张庭眉头微微挑了挑。

 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,这个姓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老女人到底来这里干什么了,原来这个家伙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了小宝好,人家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着要邓家留给小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家产呢。

  “韩老夫人,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,脑子里想着不属于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,邓老夫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财产确实在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上,邓老夫人已经把它们交到我手上了。”

  韩老夫人一听张庭这句话,眼里闪过一抹贪婪。

 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这个邓家身后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不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家产,如果这些家产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韩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,那对他们韩家来说,那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如虎添翼啊。

  “哼,我就说摹疽脚〉奔摇裤这个姓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为什么这么好,居然霸着小宝不让他回家,原来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霸占邓家留给小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家产。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好彩客帝  体育直播  足球彩网  六合拳彩  118图神  新英小说网  足球神  大小球  365龙王传说  伟德包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