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一千七十四章 大开杀戒!

第一千七十四章 大开杀戒!

  永帝听完张庭这句回答,轻轻点了下头,随即朝张庭挥了挥手。

  意思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可以离开了。

  张庭朝他行了一个告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礼之后,犹如她进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悄无声息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离开。

  一出大殿门,被人拦在外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走了过来。

  一脸紧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拉着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双手察看着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全身,似乎深怕从她身上看出一点不同来。

  感受到他对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担心,张庭微笑着握了握他有点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手。

  “我没事,我一点事都没有。”张庭看他这么紧张自己,嘴角上挂着幸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笑容对着他讲。

  虽然耳朵里已经听到她说她没事了,不过郝仁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太放心。

  只要他还没有亲自查实,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永远不会放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检查了一会儿,确定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没事之后,郝仁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殿门,牵着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说,“我们回家。”

  在他们夫妻俩回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一路上不时看到有人朝他们这边看守来。

  估计这些人都在想,这两个太监怎么回事,明明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没有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,怎么手牵着手,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不要脸了。

  这些人好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目光,张庭一路上都感受到了。

  不过她不知道她身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男人有没有感受到。

  她只知道郝仁一路上面无表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牵着她手往前走。

  出了皇宫,一上马车,张庭马上趴在了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肩膀上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哈哈,太好笑了,郝仁,刚才你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没有看到,那些人看到咱们手牵着手时,那眼珠子快要掉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搞笑模样,实在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够好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听着身旁女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笑声,郝仁嘴角上这才微微弯了弯。

  看来她没有被吓到。

  这就好。

  “看到你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开心,我就放心了。”郝仁伸手摸了摸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脸颊,眼神有点宠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张庭。

  张庭一怔,随即停止了笑声,抓过他放在自己脸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只大手,握在她有点小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掌心里面。

  “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跟你说过了吗,我没事,不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见那个人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又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没有见过他,我胆子大着呢。”张庭微笑着跟他讲道。

  郝仁把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从她手掌心里抽出来,改他握住了她这只小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,这样子握着觉着还不够,郝仁拿起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,放在自己唇边亲了下。

  “你觉着他没什么,小庭,你不知道,打从里面那位醒来之后,那位就变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有点喜怒无常,听说最近他宫殿里有好多太监和宫女都被他给打杀了,你说这样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,我怎么放心让你单独见他。”想到自己被几个太监拦在外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郝仁心里就很不舒服。

  张庭听到这个消息时,先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一怔,随即脸上露出明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。

  “其实摹疽脚〉奔摇裤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些事情,我想我大概知道一些原因了,其实摹疽脚〉奔摇壳位已经在怀疑他宫殿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人都不忠于他了,所以才会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把那些人给处理掉。”

  想到永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宫殿好像有几百个太监和宫女在侍候。

  才几天时间,那些宫女和太监就被处理掉。

  张庭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  那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几百个鲜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生命啊,可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几百根小草。

  这时,张庭想到自己离开时,永帝那幅想要大杀一场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,顿时就心里生出了一股不安。

  张庭紧紧抓着郝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问,“郝仁,我问你,在宫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事情,我们这边没有安排什么人吧?”

  郝仁虽然不知道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妻子好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问起这件事情干什么,不过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老实回答,“没有,你放心吧,早在那位开始变得喜怒无常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我就已经把我们这边安排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给调出来了。”

  张庭听到他这句回答,立即松了一口气,一只手还拍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胸膛,庆幸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说道,“幸好,幸好我们把人给及时调出来了,要不然,我们可能要大祸临头了。”

  郝仁听完她这句话,浓密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眉毛立即皱成了一团。

  “小庭,你怎么好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说起这样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来了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在里面看出点什么来了?”郝仁眯着眼睛问。

  张庭这时感觉马车已经离开了皇宫大门,心里头提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心也终于开始放下来了,而且胆子也开始慢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变大了。

  于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把刚才在大殿里面自己观察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事情全部讲给了她面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听。

  “事情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个样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了,反正我觉着这次永帝知道了自己中毒,宫里定会有许多人遭殃,我觉着他一定会把宫里头那些各种人马安放在那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都给查出来,然后把他们都给.....。”说到这里,张庭做了一个抹脖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动作。

  不过一想到不久以后会有不少人因为这件事情而没了性命,现在一想起来,张庭浑身都觉着有点冷冷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听完这件事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摸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下巴沉思。

  突然察觉到自己面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妻子抖了下。郝仁马上抛下脑子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些问题。

  脸上露出关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向身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问,“怎么了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觉着冷了?”

  问完这句话,郝仁二话不说,马上把自己身上穿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外套给脱了下来,往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上披了上去。

  张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外套,又重新把它给披回到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上。

  在他再一次准备把这外套往自己身上披过来时,张庭这才开口跟他说道,“不要给我披了,我刚才抖了下,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因为我冷,而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只要一想到不久以后,宫里会有不少人没了性命,我替他们感到可怜罢了。”

  听她说到这里,郝仁让外套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动作终于没再继续了。

  而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伸手把身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妻子给揽进了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怀中。

  “好了,不要想这么多了,你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,这些事情不要想这么多了。”

  接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果然如张庭所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样,朝廷这边开始了大规模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动乱。

  一直被禁在王府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战志终于被放出来了。

  说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放出来,不过战志却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从洪王府这边回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据郝仁回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说起,这个战志拄着拐仗去上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刚进大殿,这位三王爷就扔下自己手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拐仗,跪在地上哇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哭。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新英小说网  足球赛事规则  吞噬星空  大小球天影  188体育行  飞艇聊天群  伟德评书网  足球作文  九亿观帝师  快3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