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眼红了!

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眼红了!

  郝仁听到张庭这句话,低声一笑,把嘴巴凑到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耳边,低声讲,“放心吧,那个小子聪明着呢,他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杯子里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可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酒,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白开水,他就算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再喝几杯,他也不会醉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不用担心他。”

  张庭一怔,突然一笑,“这个家伙,怎么这么聪明了,居然还想到了这个办法。”

  看来这个家伙在她不在身边时,也学会照顾自己了,不过这样子也好,以后她更不可能有更多机会照顾他了,一切要靠他自己了。

  知道战锡就算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再喝多少杯都不会醉,张庭也不再看着他这边,而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望向跳跳他们这边。

  这一望,张庭转了好几下头。

  “郝仁,跳跳他们呢,怎么不在他们坐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位置上啊?”

  他们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位置离跳跳他们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隔着一张桌子。

  郝仁拍了拍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背,“别担心,我马上叫人帮我们去找找那几个小家伙,放心吧,这宫里今天晚上安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很,他们四个就算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走开了,也不会有危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“你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快点找人去找找吧,没有见到他们,我不放心。”张庭推着郝仁讲。

  郝仁见状,只好站起身,找来了几个太监,陪着他在四周找找。

  找了一圈,郝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在离宫宴有一段距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花园里找到了这四个小家伙。

  不过当郝仁找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不只他们四个了,还有其他两个不知道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哪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孩子。

  郝仁正准备迈脚走过去,突然听到了那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句话时,脚步停了下来。

  “你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洪王府那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呀,看来你没什么特别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吗,真不知道我爹娘为什么对我千交代万交代,叫我一定不要惹到你。”

  跳跳平时要不然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呆在学堂里,要不然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呆在王府里,见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对他都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和和气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现在突然看到一个对自己这么不友善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于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愣了好一会儿。

  李家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伯公看到跳跳这个样子,握紧着拳头站在跳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面前,瞪着刚才说摹疽脚〉奔摇壳句话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孩子,“跳跳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个孩子,大人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你们不要发泄到我们这些当小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身上。”

  “你不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李家那个小子吗,你跟这个小屁孩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什么关系,你为什么这么袒护他?”刚才指着跳跳骂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小孩子一脸有持无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样子看着小伯公问道。

  李煜城回过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护在身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跳跳,然后转过头,看向刚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小屁孩,大声回答,“他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我弟弟,怎么样,你们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欺负他,我不会跟你们客气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站李煜城面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几个孩子听到李煜城这句话,一个个脸上露出一丝迟疑。

  他们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知道眼前这个李煜城父亲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厉害,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父母早在很久以前,就交代过他们,千万不要惹上李国公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家人,要不然,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父母也保不了他们。

  几个孩子相视一眼,其中一个死要面子,冲着李煜城还有后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跳跳喊了一句,“这次算你们走运,下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。”

  说完这句自认为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小孩回过头冲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同伴说,“走,我们回去了。”

  跳跳见那些人走开了,拉了拉李煜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衣角,“小伯公,刚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谢谢你,不过你不需要帮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那些人,我根本不怕他们,他们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敢打我,我也打他们。”

  “对,还有我。”“还有我。”就在跳跳这句话刚喊完,东儿跟北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。

  李煜城回过头看着他们三个讲,“这有什么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咱们这么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感情,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你们被别人欺负,放心吧,他们都怕我父亲,他们不会惹我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跳跳冲着李煜城笑了笑,然后又皱起了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眉,“那些人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呀,我很讨人厌吗?”

  李煜城看到有点闷闷不乐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跳跳,摸了摸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后脑勺,解释,“跳跳,你不要难过,其实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错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家人眼红,他们也跟着眼红,才会这么对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“眼红,为什么啊,我看他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眼睛不红啊?”跳跳更加糊涂了。

  李煜城叹了口气,“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眼红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个意思,我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们心肠不好,我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么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跳跳一脸似懂非懂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点了点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头,“原来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这样啊,不过他们为什么心肠不好啊,我又没有惹到他们。”

  跳跳嘟着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小嘴,心里有点小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高兴。

  他一直以为自己挺招人喜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没想到这次居然被人拦着骂了一顿,差点还跟人打了一场架。

  李煜城看到不高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跳跳,于心不忍,安慰跳跳,“跳跳,你别难过,这件事情不关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大人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,他们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看你们王府跟皇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交情这么好,他们这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嫉妒了。”

  “我不懂。”跳跳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摇了下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头。

  李煜城见状,也跟着用手挠了下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后脑袋,“我也不太懂,反正这些话我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听我爹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这时,一直站在树后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觉着自己似乎听够了墙角,轻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咳了一声。打断了那四个小家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谈话。

  四个小家伙听到树后面传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咳嗽声,四张小脸同时被吓了一惊。

  “爹(郝叔叔)。”四个小家伙看到从树后面走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郝仁,同时朝郝仁喊了一句。

  郝仁朝他们微微一笑,“你们四个居然在这里啊,我们找你们找你们找了很久,你们四人都在这里干什么啊?”

  跳跳看到自家爹,正想走过去把刚才发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讲出来,“爹.....。”

  刚喊了一句,跳跳突然发现自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衣角被身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李煜城给用力拉住。

  跳跳回过头看向李煜城,发现人家朝自己摇头。跳跳张了张嘴,一时左右为难,不知道自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该说这件事情。

  郝仁嘴角微微扬着,望向跳跳,“跳跳,你刚才喊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有什么事情要跟爹说?”

  跳跳慢慢回过头,看了一眼李煜城,然后又看向郝仁这边,紧接着朝郝仁恰疽脚〉奔摇酷轻摇了一下头,“没,没事,我,我就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想喊一下爹,因为我想爹了。”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澳门百家乐  365娱乐  资料彩图  365杯  188网  六合门  六合网  澳门足球商  伟德女婿  狗万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