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女小当家 > 医女小当家 >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改良药方!

第一千二百零二章改良药方!

  张庭摆了摆手,“不吃了,等进了宫里再吃点吧,也许你家主子找我有什么急事呢,这事情不能耽搁。”说完这句话,张庭跟洪王爷夫妻说了几句话,这才转身出了洪王府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饭厅。

  小李公公见状,只好听从命令,跟上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脚步时,突然又倒了回来,朝洪王爷夫妻俩行了个礼之后,这才继续往外面跑去。

  出了洪王府,张庭上了宫里头准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马车。

  因为这辆马车上面带着宫里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标志,这一路上,这辆马车在京城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大街上畅通无阻,很快就进了皇宫。

  在宫外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广场上下了马车,这边已经有接应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轿子候在那里。

  张庭上了轿子,由宫人直接抬进了战锡现在所住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宫殿里头。“小庭姐姐。”

  在批着奏折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战锡一听到大门被人推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声音,马上抬起头,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,战锡立即从龙椅上站起身,朝张庭这边迎过来。

  张庭站在殿中央,朝她走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战锡行了一个礼。

  战锡见状,拧了下眉,脸上带着一丝不悦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,“小庭姐姐,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跟你说过吗,以后我们见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,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没有外人,这些不必要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行礼就免了,你怎么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忘记了呀。”

  张庭笑了笑,打断了战锡有点唠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话,“好了,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,先说说摹疽脚〉奔摇裤召我进宫来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你小仁大哥那边出什么事情了?”

  战锡这时脸上露出了严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表情,轻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朝张庭点了下头,“小庭姐姐,你猜对了,我找你进宫来,还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因为这件事情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战锡转身走到他刚才看奏折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地方,在桌面上拿出一份奏折,重新走到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跟前。<>

  “小庭姐姐,你看看这份奏折。”战锡把手上拿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奏折塞进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上。

  张庭犹豫了下,打开了手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这份奏折,并且很快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把上面所写内容给看完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,我们这边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医疗条件不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挺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吗,怎么会损失这么严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?”张庭看到上面所写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数字,心里咯噔一跳,这上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字数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代表这次战争中所损失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兵数。

  锡叹了一口气,同时又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又一脸气愤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双手握成拳头狠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对锤了下,“都怪我那个好二哥,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把咱们军营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情况泄露给敌国知道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这敌国现在才会变成这么厉害。”

  张庭脸色有点不太好看,心里也像战锡一样,把那个罪魁祸首战尊狠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骂了无数遍。

  “小庭姐姐,小仁大哥还写了一封奏折过来,不过那上面所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敌国那边发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些诱异事情,你也看看吧。”说完,战锡又走到龙桌上那边,又拿了一份奏折过来。

  这次张庭没有犹豫,痛快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接过了战锡递过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奏折。

  “这,这怎么可能,它,它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?”张庭看着眼前这上面所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,整个人就像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被雷打了一般,一动不动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瞪大着眼珠子看着这封奏折。

  “小庭姐姐,你怎么了?”战锡很快就发现了张庭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对劲,一脸关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走上前问道。

  张庭回过神,合上手上拿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奏折,递回到战锡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手上。

  “我没事,我只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被上面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一样东西给吓到了,对了,小锡,你知不知道这上面敌国出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怎么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吗?”张庭看着战锡问。

  战锡轻轻摇了摇头,“暂时不知,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敌国那边打探了,很快那边就会有消息传过来了。<>”

  张庭握紧着拳头,脑子里对刚才所看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那几个字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挥之不去。

  “这件事情我想亲自过去那边查一下。”张庭一脸严肃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讲。

  战锡睁大眼珠子,“小庭姐姐,你不可以去,那边正打着仗呢,你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去了,会有危险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答应小仁大哥,一定要保护好你们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张庭摇了摇头,一脸坚决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战锡,“这次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事情我必须过去查一下,小锡,这上面出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本不应该在这个时空出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我怀疑敌国那边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来了一个不应该属于这里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。”

  战锡听完张庭这句话,眼里闪着不解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光芒。

  他怎么听着小庭姐姐这句话,那是【医女小当家】越听越糊涂了呢。什么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,这到底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怎么回事。

  张庭看战锡脸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不解越来越多,叹了口气,现在这种事情还不到她跟他解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。

  “小锡,这件事情等以后时机成熟了,小庭姐姐会告诉你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不过这件事情必须要由我去查,知道吗?”张庭看着战锡认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讲。

  战锡望着张庭,“小庭姐姐,你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非去不可吗,哪怕我不同意,你也还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会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对不对?”

  张庭轻轻点了下头,语气肯定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回答,“对。”

  战锡叹了口气,轻轻道,“那好吧,我同意你去,不过你不能私自去,要听我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安排。”

  “好,我想尽快出发,你快点安排。”张庭语气带着点着急。<>

  战锡应了一声,“好,我会尽快安排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”

  这时,张庭看向他手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第一份奏折,“咱们死伤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兵数这么大,我猜原因一大半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因为这救治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药不行,这样吧,我给太医院这边留下一张止血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方子,你让太医院那边照着那个方子做出一批药出来,到时候运到你小仁大哥那边去,我估计这死伤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数会有所下降。”

  “这真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太好了,小庭姐姐,你给的【医女小当家】药方一定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最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你快点写出来,我这就让太医院那边去配。”战锡一脸高兴的【医女小当家】看着张庭。

  他可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知道的【医女小当家】,只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他小庭姐姐拿出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东西,那一定是【医女小当家】最好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如果这药真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制好了,运到战场上去,那死伤的【医女小当家】兵数一定会降下来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张庭抿嘴笑了笑,很快走到战锡平时写东西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桌子上写出来一个方子。

  这个方子是【医女小当家】张庭以前没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时候把以前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方子改良过的【医女小当家】。

  她可以做保证,这张方子要是【医女小当家】真让太医院那边研究出来了,那受益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一定会多很多,死伤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人数也会大大减少。

  战锡一见张庭写好这个方子,马上迫不及待的【医女小当家】拿过来看了看。

看过《医女小当家》的【医女小当家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365龙王传说  365娱乐  365游戏网  188小说网  澳门音响之家  六合网  小鱼儿2站  好彩客帝  澳门足球  六合拳彩